邶怀善

长夜有你醉也真。

回头看自己写的同人文时。

《猫言猫语》

   私设如山,ooc,意识流。


  【猫罐头】和【猫爬架】是代名词,根据上下语境代表不同的事物。


  


  


  一只猫咪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面前——但马上的,下一秒,这个小可怜就因为拖动地上的电线而带倒了风扇,惊动了我。


  “谁?!”


  我放下书从躺椅上直起身,看见一只橙色的小猫正不知所措地站在倒下的风扇前,“抱歉……”


  我向来惧怕猫狗这些毛茸茸的小动物,对会说话的猫更是目瞪口呆。它见我愣住,微微把头低了低像是在鞠躬道歉,然后转过身想要把风扇重新立起来。小小的一团亮橙,没什么力气去对抗倒地的庞然大物。


  我走过来——我确信只...

《雪中情》

  #整理文件时突然翻到这篇,看时间应该是今年年头写的,居然躺了大半年,所以就放出来了哈哈_(:3」ㄥ)_


  #BGM:张国荣《雪中情》


  #时间轴为小舞未完全复活


  辞旧迎新又一年。


  唐三蹲下身,给坐在床边的小舞扣好旗袍的盘扣,指尖不经意间划过她细嫩的颈间肌肤,惹得小姑娘条件反射般笑着缩了缩脖子。他也跟着笑了起来,拿过床边的毛线帽给她戴上,笨手笨脚地把发型弄乱了,额前的碎发遮住了她的眼睛。


  小舞自己把帽子往上拉了拉,报复似的探前身子用小手捂住他的眼睛。


  唐三任由那温软的小手在眼前停留了几秒,她见他也不恼,觉得没意思,刚要收手,他就握住了她...

《人非草木》04

  #
.
  那日金府送我回家后,我便开始着手准备上京。车站里不断涌进来芫城逃难的百姓,上京的车票并不好买,我连续去了几天也没着落。那张支票我搁在怀里没动过,一摸内袋便想起那时大少轻轻靠在我肩上的模样,长而浓的睫毛粘了泪。我的心不由得就一疼,觉得大少的失魂落魄在冥冥中与记忆深处的母亲的样子重叠了起来——都是失了最爱的人,都是一样的茫然若失,不过我母亲已随父亲离去,而大少还活在当下罢了。
.
  于情于理,我都不想去花那张支票的钱。为了以后的长远打算,我暂时搁置了上京,转而在城里寻起了事做,希望能找个糊口的活儿。只是如今世道艰难人心惶惶,很多办事的不说招人,都在裁人了。我今早出门天阴沉沉的,忘...

《人非草木》03

  #


  我下意识地望了一眼大少身旁的杜叔,见他神色恳切,又想起之前在车上交代过的事,便稳住心神朝大少走去,眼里的心疼却是真情实意——留下来的人总是更痛苦,既然是和我同病相怜,少不了互相扶持。


  走近才发现我比大少高半个头,那时倒是没想到身高问题……算了,不过是借个皮相,最重要的还是安慰。


  “哥。”


  大少浑身一震,扯了扯嘴角像是想说些什么,眼角却突然红了。


  我移开眼不去瞧那令人心碎的眼眸,低头看见他被磕到的手背,道:“你手还疼么?”去当铺时带上了许多零碎的小物,当时只是为了凑钱,里面好像也有一盒专治跌打损伤的膏药。我翻了翻衣袋,找出来那盒手心大小的...

《人非草木》02

  #

  去往府邸的路上,杜叔在车上跟我说了许多。我没坐过这玩意,觉得比电车坐着要舒服些,软软的很舒服,因此对他说的话一开始没怎么听进去,直到他说到“——是来这里落脚的。本想着在这里歇歇,过后便搭船出洋,怎想到......”我才回过神。

.
  我瞄了眼窗外景色,汽车已经拐上盘山公路,看来去处是半山腰的别墅公馆。只是“歇歇”便住到了这......“发生了什么吗?”

.
  杜叔重重地叹了口气,眉宇间一片黯然,声音也低了下去:“怎想到在动身的路上出了事故,小少爷为了护住大少就......”他口中的小少爷大概就是那时拉住我失态喊出的“开少爷”。

.
  我尚未接话,便听见杜叔又道:“本想...

《人非草木》01

宁为他跌进红尘,做个有痛觉的人。 


#


 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他落脚的那几天。偌大空旷的屋里摆满大大小小的箱子,简直无从落脚。领我进来的杜叔频频回头打量着我,好像很怕我会趁他一个不注意就借着这满屋杂乱的掩护逃走一样。


  事实上,他邀我到这儿也很突兀而离奇。我是土生土长的芫城人,家里独苗,爹上京谋个小官,原本兢兢业业也能养家糊口,无奈时局动荡牵扯到我爹,寒冬腊月没了官职还丢了小命。我娘原先还盼着过年我爹回来阖家团圆,才刚开开心心晒起了腊肉,就接到了噩耗,一下子没挨住也随着去了。平生第一次一个人过年,其他还好说,冷是真的冷,由内向外...

《妮妮》

  #POLICE辰队×三岁幼稚园小班妮妮


  #流水账一样的日常,极度中国化,慎入


  【一世庆祝整个地球上,亿个背影但和你碰上。】  


  #


  清晨醒来,哥哥下意识地往怀里一捞,抱着还睡眼朦胧的弟弟,低头亲了亲他的小脸蛋:“妮妮啊,要起床了哦……”


  小屁孩奶声奶气地哼了一声,挥起小爪子就拍向他哥。哥哥轻而易举地拦下了,还顺着弟弟的小胖手一路往上挠痒痒:“小坏蛋还打哥哥?快起来啦!”


  妮妮被痒得咯咯直笑,在床上打滚躲避哥哥的魔掌:“讨厌!哥哥讨厌哈哈哈!”


  钟大动作大力气轻地拍了拍弟弟的屁股叫他起床自己穿好衣服,自己先去洗...

1 / 8

© 邶怀善 | Powered by LOFTER